拆迁必读
畜牧兽医站长揽“拆迁评估业务”,两年疯狂敛财近300万!

  一只普通菜鹅售价90元/只,种鹅售价200元/只。

  如果一次性买进5000只菜鹅,再以种鹅的价格全部卖出,一倒手,就能净赚五六十万,足够二三线城市一套房子全款的价格。

  这样的买卖,是不是听起来就很划算?

  

畜牧兽医站长揽“拆迁评估业务”,两年疯狂敛财近300万!

  没错!

  之前在太湖湖畔,有两个脑子活络的“精明人”,还真的就这样干了!

  事情的起因和经过是这样的。

  他们其中一个是江苏省宜兴市屺亭街道负责牵头“全市范围禁养区、限养区内畜禽退养拆迁工作”的畜牧兽医站站长薛战伟,另一个是“口碑欠好”且债款缠身的宜兴中红农场主周红妹。

  或许有人要问:如此风马牛不相及的两个人,怎么就被扯到一块去了?

  这要从2016年国家展开“管理太湖水质”这一项重要环保惠民工程谈起。

  

畜牧兽医站长揽“拆迁评估业务”,两年疯狂敛财近300万!

  2016年,为了管理太湖水质,宜兴市发动全市规模禁养区、限养区内畜禽退养拆迁作业,薛战伟当上了屺亭街道的牵头人,此后多则上百万、少则几十万的畜禽退养拆迁补偿资金,都要经薛战伟的评价、审阅、验收,方才发放到畜禽退养拆迁户的手里。

  一时间,原本冷清的畜牧兽医站门庭若市,“有想法”的养殖户为了从拆迁补偿中多攫取利益,纷纷围着薛战伟,邀请他上门“多指导”、“多关心”。

  在一次次推杯换盏中,在一声声恭维请托中,从最初的婉拒,到连拿别人两条香烟也是担惊受怕的,再到坦然收下5条中华烟,薛战伟的胆子一步步被撑大了,心态彻底发生了变化。

  这时债务缠身的宜兴中红农场主周红妹找上门来。

  多次的饭局吃请,让二人关系日益加深,逐渐发展成了以“阿姐”、“老弟”相称的熟识关系。

  

畜牧兽医站长揽“拆迁评估业务”,两年疯狂敛财近300万!

  2016年9月的一天,一次酒酣耳热之后,周红妹把“买进菜鹅,充当种鹅,请薛战伟评估时‘帮忙’”的想法和盘托出,提出如果薛战伟借她25万买菜鹅,她会按照“10万本金5万利息”的标准付他利息。

  对此,早已把周红妹当做贴心人的薛战伟欣然同意。

  后来,周红妹从外地买回了5000多只菜鹅。评估的那天,薛战伟心照不宣,大笔一挥评估为:种鹅,享受200元一只的补偿价。

  从“菜鹅”到“种鹅”,一字之差,就给国家造成100多万元的损失!

  自此,贪欲的大门如泄洪般打开。

  薛战伟的“胃口”越来越大,先是利用职务上的便利,把中红农场里未处理的鹅及部分设施转移到其他地方,再以该农场职工张某的名义,上报申请畜禽退养拆迁补偿,然后把得到的补偿款扣除成本后,和周红妹“五五分”;甚至后来他还玩起了“鹅把戏”,短时间内“从无到有”,轻松“倒腾”出一个养殖场,再由自己“评估”后,立即一拆了之,“即使将来事发也难查”。

  贪欲的藤蔓肆意疯长的同时,薛战伟对有求于他的养殖户变本加厉、飞扬跋扈。

  养殖户张某想要拆迁补偿费150万,薛战伟一听,“只要肯出钱,多补偿不成问题”,张某立即奉上20万元;养殖户吴某因评估价格低跟薛战伟闹矛盾,他很不开心表示“不拆了,也不补偿了”,并把手机一关,吴某只好亲自找上门,许诺会给25万元,他才放行……

  短短两年时间,薛战伟通过耍“鹅把戏”疯狂敛财近300万元。

  

畜牧兽医站长揽“拆迁评估业务”,两年疯狂敛财近300万!

  多行不义必自毙!

  2018年3月16日,薛战伟因涉嫌贪污罪、受贿罪、滥用职权罪,被宜兴市纪委监委立案审查调查并采取留置措施。一个月后,薛战伟受到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的处分,并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。

  法院审理查明,2016年至2018年期间,被告人薛战伟身为国家工作人员,伙同被告人周红妹以欺骗手段共同侵吞政府补偿款44.853万元;薛战伟利用职务便利,为他人谋取利益,非法收受他人贿赂合计225.8万元,同时为牟取个人私利,滥用职权,致使国家遭受经济损失104.6万元。法院判决:被告人薛战伟犯贪污罪、受贿罪、滥用职权罪,数罪并罚判处有期徒刑12年,并处罚金人民币75万元;被告人周红妹犯贪污罪,判处有期徒刑3年3个月,并处罚金人民币25万元。

京平视角

地址:北京市海淀区首体南路22号国兴大厦21层。

乘车路线:
一:北京站乘坐地铁2号线,车公庄站换地铁6号线,白石桥南C口出。
二:北京南站乘坐地铁4号线,平安里站换地铁6号线,白石桥南C口出。
三:北京西站乘坐地铁9号线白石桥南C口出。

咨询电话: 010-63797888 / 010-56225888

投诉监督电话: 010-56225888

微信

微信号:京平拆迁律师
北京京平律师事务所 一个专门服务于拆迁的法律平台
长按二维码 加入官方微信

电话 咨询 地图 分享 留言